Meditation
AboutFriends

Absurdity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在宣扬消费主义的时代,在人的贪欲被社会无限放大的时代,在只允许赞扬而不允许批判的时代,空气中溢满了金钱和权利的腐臭,逐渐将生活的真相掩盖。如果这正是人们所期望的,正是媒体所期望的,正是社会所期望的,为何不能称之为荒谬,是的,正如我们的存在本身并无意义却必须执意为自己的存在寻求意义的荒谬一样,这些也不是可以轻易改变的东西,于是我们选择坦然接受,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正如叔本华所言,世界是意志与表象的存在,是客观实在于意志作用下的外现。于是,我看向浪漫主义,人应该保持感性,去体验,去感知这个世界的美,科技的进步并不总是好的,当混凝土钢筋囚禁了苍色喷泉的幻梦,生命本身也随之远离,只有归于自然,归于感受,才能归于本真,触碰到这世界的真实。于是,我看向启蒙运动,人应该保持理性,去分析,去论证这个世界的理,同一化的进程是对人个性的摧残,当人们被社会驱使而走上了完全相同的道路,尼采笔下的谷底之人随之显现,人们不再呼唤平等,只因他们完全等同,人们不再思考什么让他们成为了自己,只因在死寂的谷底,无论如何尝试发声,都将是尸体一般的存在,此即人的终结。在那一端为兽,一端为超人的木桥上,在那由骆驼到狮子,再到婴儿的灵魂三变里,衡量的尺度,将永远是思考与创造。由此,便不得不再次感叹自然无穷无尽,连续不断的创造的伟大之处,于我而言,那正是美的终极所在。感性与理性,正如阴和阳的流转,看似对立实则一致,诠释着这个世界最基本的结构。是的,在这个客观实在内化的过程中,我找到了与荒谬抗争的力量源泉,也即美与理。外化反馈到社会之中,便是艺术与哲学。我相信,作为本命隐士牌的持有者,这大概是我最积极的入世方式,也是最好的与周围与自己和解的方式。

抛开战争与流血不谈,抛开掠夺与贪欲不谈,人类的文化是多么璀璨。从甲骨文到诗经宋词,从道之所在到无依而翔;每一门语言的诞生,每一首音乐的奏鸣,每一种思想的震颤,都让我惊叹于人类作为自然的造物,所能拥有并自由支配的创造力,并再一次感叹自然的慷慨。人类文明,在时间上拥有极长的跨度,人类探寻真理的过程也是如此,正如一滴从云端降落的水珠,它必将克服层层阻力归于真理之海。而我,有幸目睹它于我出生之前的旅程,以及我的人生中这极短的与其一同降落的旅程,却不可能知道它之后要走的路。是的,我在这世间的留存,与漫长的人类文明相比,将只是无言的一瞬,与宇宙的历史相比则更是如此。然而,慷慨的宇宙给了我加入这次旅程的机会,让我有幸能为人类文明与这探寻之旅添上自己作为一个水分子的音符,那么,我希望这枚音符是独特的,是漫游于水滴之中的我的造物。它不见得持久,不一定能被铭记一刻,但至少,在那驶向真理之海的银河列车上,那将是我,作为一个人的造物。

Copyright © 2021 raptazure. Built with Gatsby.